杜松子

I could be your love song.

我可以变成你爱的歌。

——《When you sleep》

【叶蓝】毕业季

给阿惜的礼物,爱你啾啾啾!

并不是太长,写的也不是很好,希望不要嫌弃呀

@陆家

【毕业季】

六月中下旬天气已经热的不得了,蝉鸣隐在烈日里,叫的人昏昏欲睡。学院门前的香樟树枝叶葱茏,叶修一个人躲在绿荫底下抽烟。他穿着今早派发下来的学士服,黑色的袍子,宽大的袖角绣着金色的纹路,他摸不出来是什么衣料,只觉得热的快要窒息,前胸后背全是汗,T恤黏在皮肤上,整个人湿哒哒黏糊糊的。领带歪歪扭扭的搭在肩上,一只手攥着学士帽充当扇子,摇动起来全是闷热的风。

他摇几下就不肯动了,叼在嘴里的烟燃到头,他在水泥地上仔细摁灭,盯着烟蒂半晌,总觉得这炎炎烈日能让烟再点燃一次。身后人群熙攘,黄少天的声音一刻也没停过,叶修扭头看了一眼,黄少天像是感觉不到热,跟只幺蛾子似的在人群里穿梭,笑着闹着在别人的照片里彰显存在感,喻大班长不知道哪里去了,一时半会儿没人管的住他,也没人真的想管他。

就像在上午的毕业典礼时,喻文州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声情并茂念地那句诗一样: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过了今天就各奔东西,大学四年的青春汗水、兄弟情谊全刻在一张照片里,谁能真舍得拒绝呢。

要真说起来也不止兄弟情谊,还有儿女情长。

叶修把目光越过梨花带雨的姑娘和含情脉脉的小伙,安放在学院门口的那个少年人身上。怎么看怎么丑的学士服被他穿出别样的味道,他勾搭着好友的肩背,面对相机笑容灿烂,后头有人喊他“博远”,他应上一声,被人拉着进入下一个镜头。那是同一个学院的许博远,但更多人喜欢叫他蓝河,和叶修不同班,虽说比不上叶修他们这些神人,好歹也算小有名气。两个人能用手指头掰算出来的交集也就是叶修同他一起上过一个学期的选修课,每每叶修一抬头就能看见他头顶小小的发旋。

他时常被叶修气的想砸书,又硬生生忍着,最后叶修总有办法让他妥协。要是气的狠了他就会在课上竖起书本,自己趴在桌上偷偷睡觉,不肯再开口说一句话,叶修坐在后面支着下巴,看他呼吸的时候吹起书页一角。

那时候时光绵长柔软,电风扇呼啦啦的转,投影仪的光影落在白色的幕布上,变成一大团一大团的专业知识,粉笔在黑板上划出白色的痕迹,从老师嘴里念出来的字句都比不上许博远的呼吸和叶修的心跳清晰。

叶修还在追随着那道身影,冷不丁眼前罩下一片阴影。黄少天报复似的用手臂勒住他的脖颈,自个儿凹出一个拉风的造型,用永远充满阳光活力的声音嚷嚷:“魏老大魏老大快拍,赶紧的趁叶修挣脱之前记录下我这盛世美颜!”

接着是刺眼的闪光灯一晃,按下快门的声音干脆利落。魏琛捧着他那架价值不菲的单反摇头叹息:“叶修你说你这长得,老夫就是把你拿去PS上千遍万遍也救不回来啊。”

黄少天挨到魏琛身边去看,照片里的叶修苦大仇深的翻着白眼,半张脸被他使劲按在身上都变了形,看起来搞笑又尴尬。黄少天大笑着嘲讽他:“叶不修你也有今天!你看看你这照片拍的哈哈哈哈,没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站起身来意思意思的拉了一把衣领,轻描淡写地反击:“烦烦啊不是我说你,你没觉得你一说话,蝉都不叫了吗?”

黄少天难得没有跟他吵闹,跳着跑着又去别处凑热闹了。喻文州这时候才回来,手里提着一瓶冰水,趁黄少天不注意把水贴上他的后脖子,见他吓得跳起来立刻毫无诚意的道歉,眼睛里露出小孩子恶作剧得逞时的笑意。

另一边陈果在喊,魏琛没等她招手就自动捧着单反过去,他今天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看起来没以前那样邋遢,竟也显现出点帅模样来。陈果笑着说他一句人模狗样,他权当夸奖来听,特有眼力劲的摆出个姿势来给几位站在一起的美女拍照,嘴里还喊着“一、二、三”,倒真像那么回事。

叶修被热气逼得困在原地,左看看右看看也瞧不见许博远的影子,大抵是拍完毕业照回去了。他压了压心里的失落,到底还是有点垂头丧脑。

“叶神。”

偷偷录下来放在枕边听过很多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叶修愣了楞,砸吧砸吧嘴,暗自嘲讽这会儿都能出现幻听。

“叶修。”

那声音等了一会儿又响起来,比第一次大声了许多。叶修条件反射的转过身,许博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离他只有三两步的距离,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一笑起来就冲淡了那一身书卷气,明朗的像夏日。

他摇了摇手里的XX牌最新款智能拍照手机,问叶修:“要不要跟我拍一张?”

要啊,当然要,怎么能不要呢!

叶修悄悄站直身子,用眼角的余光在外围逡巡一圈,偷看别人拍照时的模样。他没怎么面对过镜头,和喜欢的人拍照更是第一次,向来泰然处之的他头一回尴尬到不知道该怎么摆姿势。许博远已经站到他身边,高高举起手机,叶修抬了抬手,差点凹出一个奥特曼的标准造型,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傻,到了还是摆了一个二兮兮的剪刀手。

许博远卡擦按下快门,叶修嘴角的弧度还没扬好,手机里已经映出他们的模样。

他们肩膀抵着肩膀,是最紧密无间的样子。许博远笑的阳光又健气,他苦哈哈的举着V字手,表情看起来漫不经心,还带了点叶修嘲讽式的似笑非笑。

许博远点了保存,像魏琛那样叹息:“叶神你开心点,不要这么有心事,看起来跟嘲讽我一样。”他一边吐槽着,一边把那张照片设置成了手机的屏保,大拇指的指腹在叶修那张脸上磨了磨,又加上一句:“不过我还是很喜欢你的。”

许博远这句话说的不响,却也不轻,像锤子一样砸在叶修的脑子上,砸的他整个人都有点懵,好半天没缓过神来。大二那年教室里吱呀吱呀响的电风扇好像挂在了他的胸腔上,被许博远一句话按下开关,在心里卷出一场龙卷风。

冷静啊叶修,他攥紧拳头,克制住像浪潮一样狂奔而来的喜悦,装模作样的端出他以往的架子来:“小蓝啊,你说这话是要负责任的。”

许博远瞪着手机逐渐暗下去,等到屏幕里的叶修看不见了才抬起头来,盯着真人版叶修的眼睛,说:“我叫许博远,叶修。”他想了想,添上一句,“我没说我不负责啊。”

他的脸有点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额头鼻尖都沁着汗珠。叶修想替许博远擦擦,手指碰到掌心,竟然摸出一手的汗来。于是他把手往屁股后头挪,攥着学士服来回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黏黏腻腻的,像他这些年月里的暗恋。

许博远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把手机重新摁亮,调出短信界面递到他眼前。叶修瞅了瞅,是一家公司的录取通知,许博远在一旁跟他解释:“你看,这家公司是杭州的,我已经沟通好了,过几天就能去那边实习,做得好三个月以后转正。实习期月薪两千多,等转正以后扣掉五险一金也有三四千,包吃包住的。”

叶修看他故作平静的叨叨着,手指却紧张的攥着衣服一角,突然就冷静下来。

你看,在爱情这件事上,他们都是初学者,却有着一往无前直到头破血流的勇气,怕被拒绝,更怕没做过什么就放弃。

“我……我其实今天跟你讲这个,也没别的意思,就是通知你一下——我不是想追你,我是追定你了。”

许博远深吸一口气,梗着脖子,像只骄傲倔强的森林之王,目光坦然通透,把喜欢的心情赤裸裸的摆放在叶修面前。

叶修摸了摸左胸膛,心上那个老旧的电风扇不转了,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好像一列火车在他心上开过,驶向盛夏的原野,他的小蓝站在山花烂漫里,等他停到他面前。

于是他故意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这可不好办啊,小蓝。”

他看着许博远一下子黯淡下去的眼眸,终于憋不住笑,用他布满汗水的手去握住对方同样布满汗水的手,把自己的心意也剖白给对方看:“我也联系了广州的公司,想去追你的啊。你说现在是你来杭州,还是我去广州呢。”

后面的人在喊叶修拍照,摄像师已经摆好相机,陈果正在帮魏琛戴上学士服的帽子,黄少天把喝过半瓶的矿泉水递回给喻文州,喻文州喝了一口,任由黄少天把他拉到显眼的位置去,苏沐橙让唐柔帮她把散乱的头发重新扎一扎,孙翔和唐昊还在拌嘴,韩文清和张新杰早就端端正正的站好,张佳乐不断用手掌扇着风,一个劲喊着热。

他们潇洒恣意而又兵荒马乱,叶修跟许博远相视一笑,一起投入这场青春的告别里去。

而未来,已经徐徐展开。

评论 ( 19 )
热度 ( 74 )

© 杜松子 | Powered by LOFTER